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热点

神武禹鼎第章唐门劫营养

2021-01-15 来源:

神武禹鼎 第038章 唐门劫

夜色渐浓。

星月映照下的巫山峡江,更显妖娆。

唐千玺看着眼前渐渐呈现出一条长长的山谷轮廓,两边绵亘着高低不一、千姿百态的巫峡十二峰,有的若金龙腾空,有的如雄狮昂首,有的似凤凰展翅……黑黝黝的山色鲜明地映衬着瑰丽绚灿的茫茫夜空。

随着海鹘号的不断前进,唐千玺的视线亦被不可抗拒地引向山谷的正前方,就在那里凌空高耸着一座亭亭玉立、绰约多姿的神女峰。

峰峦上主云霄,山脚直插江中,即便是泰山、华山、衡山、庐山,皆无此奇。

在月光的朗照下,神女峰闪烁出云烟缭绕的异彩辉光,像是指引着唐门子弟回家的方向。

神女听涛。

船速再次加快,港湾越来越近。

河风轻轻吹拂,江水无声,港湾出奇的静悄悄。

高耸入云的灯塔虽依旧光亮,但此刻却也显得异常孤寂。更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在海鹘号的逐渐靠近之下,居然没有任何的灯光暗语。

唐千玺眼力非凡,强大的神识察觉到一股不太寻常的诡异气氛,心猛地抽紧了一下,脸色霎时变得凝重。

夜色里隐隐散发着一丝淡淡的血腥味道,令人感到惶惶不安。

唐千玺视线陡然上升,聚焦到灯火通明的唐家堡,必又会引起轰动眼皮跳的颇为频繁,甚至有些异常,让他不知不觉地感觉到浑身不自地,心神不宁的暗自寻思:“家里莫不是出了什么变故?”

站在他身后的唐小刀似乎同样是精明之人,也发现了唐家堡周围环境的变化,肃容道:“少主……”

唐千玺重重吁出一口气,竭力迫使自己放松、冷静下来,沉声道:“少安勿燥,别紧张。试问普天之下,谁敢与唐门为敌?”

海鹘号战舰开始减速,缓缓入港靠岸。

势色不妥,大感不妙。

唐千玺与唐小刀双双脸色极其严肃,看上去甚至有些可怕。

一我刚才讲只要我们把社会精神文明抓好了时之间,一号海鹘战舰上下气氛显得异常沉重。

唐门少主归家,居然没有人前来接应,这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的事情。

驻扎在港湾的唐门水手共有百人之众,皆由唐小刀统领,一般大多数都是形影不离地呆在战舰之上随时候命。

除了唐小刀带去的二十人,还余有八十多人。

此时此刻,他们怎么会无声无响的像是全部都睡着了呢?

破空之声响起。

唐千玺与唐小刀心思如焚,不待海鹘号战舰彻底靠岸,他们已然迫不及待地展飞身法,天马行空般跨越岸边与战舰之间的河床空隙。

唐小刀轻灵地落在了其中一艘海鹘号战舰上,鬼魅般的身影四处窜动查看。

唐千玺飘落在堤岸上,移至灯塔下,却未见任何人出来相迎,只好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微微轻荡的海鹘号战舰,等待着唐小刀的侦查结果,心中早已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片刻后,唐小刀怒火直冲上脑,以确定岗位含金量;其次间不容发地从五号海鹘号战舰飞奔至唐千玺面前,绷紧着脸容,满是愤恨、伤心之色,沉痛地道:“他们……都死了,是被人置入幻境之中,悄然的安乐死去。”

唐千玺虎躯剧颤,双目射出难以置信的神色,双手用力紧握,怒气冲天地吼道:“是谁,到底是北与连云港市毗邻。1983年由地区改市谁?”

唐小刀沉呛半晌,双目射出森厉的寒芒,咬牙道:“肯定是……火轮邪教。”

唐千玺大为惊凛,似乎意识到某种事要发生。

种种迹象表明,这是火轮邪教针对唐门的有预谋、有计划的一次大规模秘密围杀行动。

更加让人胆寒的是,这是奇袭!

春雷行动。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暗叫不好。

随即展开身法闪电般向唐家堡奔去,恨不能插翅高飞。

从江边港湾到唐家堡的道路,全部者是一级一级的石阶,有好事者数过,共有一千余级。

如果是普通人,肯定是需要很长时间才能走完。然而,唐千玺与唐小刀三息功夫便已经到了半腰。

拾阶而上,缩地成寸。

再三息,转瞬驰至。

登顶,入谷,见唐家堡。

两人紧张的心脏似要跃咽喉而出。

唐家堡坐落在一个巨大的弧形山谷里,凭山而筑,依山势绵延,面向峡江,背靠神女峰,雄踞天然险要,外城内堡相套,高大耸立而雄伟壮观。没有人可以想像在高山之上,竟有这么一处神奇而美妙的城堡。

自蜀汉建立,延续至今,费了不少时间与心力,几百年来的风雨时光并没有丝毫改变它的样貌。

外城城墙高达十丈,乃是数百唐家子弟日常生活、修行、交流的重要区域。一面斜坡,三面悬崖,只要把守住位于斜坡的外城大门,便固若金汤,敌军纵有千军万马,对它都无可奈何。

这也是其它古城堡难以匹敌的。

此时让人震惊的是,外城的大门却不可思议的敞开着。

入内。

死寂沉沉,一片狼藉。

随处可见唐门子弟、黑衣刺客尸首成堆、鲜血成河,不分男女老少,不分敌我种族,都使人毫无困难地想像到当时双方厮杀的惨烈状况。

未见一个活口,气氛悲丧沉重之极。

一阵阵声嘶力竭的怒吼声,椎心饮泣的痛哭声,不断地从内堡传出。

二人的心猛地直沉下去,悲愤地继续飞奔前行。

唐门内堡雄伟空阔,高达三十丈,全由巨石修建,比外城更为坚固,主要建筑有气势恢宏的主殿、三阁、听涛楼三处,各成体系,却又紧密相连,间隔结构,无不选材精良,造功考究,可以说唐门核心皆在此区域。

主殿拔地高起,乃是唐门门主生活起居以及待客、办公的地方。

两侧副殿则是分设兵甲、家业、戒律三阁,自成另具一格的院落,均又分正院偏院。

主殿后方,由玄铁打造而成的最高建筑,暗藏机关,便是神秘的听涛楼,共分七层,乃是唐门供奉历代祖先,以及珍藏与陈列各类兵器、暗器、盔甲等稀奇作品的地方,以拨云见日之势,直插云霄,上天连接神女峰,像是梦幻般的存在。

进入内堡。

主殿门前的宽阔广场,一幕画面让人触目惊心,只见唐门侥幸活下来的众多子弟跪在地上,紧紧围着三具尸首伤心的哭成一片,悲恸上苍。

多么熟悉的面孔,多么悲惨的场面。

无尽的悲伤!

天地在这一刻像是刹那间停顿了下来。

唐千玺仰天悲啸一声,接着一阵痉挛,自责、悔恨、悲伤如潮水般往他袭来,本是轩昂的体型,似塌缩了下去,代表着他所受的屈辱、挫折和极度悲痛的情绪。

“爹!”

唐小刀大叫一声,如山压体,如锤袭胸,双腿不由自主地轰然跪下,一股难以遏制的哀伤涌上心头。

三位重量级的死者的正是唐门门主唐贺、三阁之一的戒律阁长老唐震,以及上门联姻的间客将军裴行田。

再相见,已是生离死别。

白云苍狗,世事无常,只苦了仍要坚持活下去的众生。

唐千玺眼神发直的朝前看,却看不到任何东西,积郁在心中的悲痛山洪般爆发,令他在绝望的洪流里没顶。

他来迟了一步,无力阻止厄运的发生。

“是你,就是你杀了门主。你这个杀人狂魔!”

人群中突然杀出一个老者,旋风般冲到唐千玺面前,惊天动地的一脚将其震退数丈。

正是兵甲阁长老唐泰。

他是最年轻的三阁长老,也是脾气最火爆的长辈,修为仅次于门主,大家平日里都喜欢叫他一声“幺叔”。

“哇!”的一声,唐千玺喷出一口鲜血,听说是自己杀了父亲,顿时宛如五雷轰顶,只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像战鼓般怒吼,一下紧过一下,整个人飘飘荡荡似的,像是失去了所有力气浑身乏力,天旋地转。

唐泰似乎又在向唐千玺破口大骂,可是后者却完全不晓得对方在说什么。

唐千玺只是觉得自己的心好痛,全身像被针刺般的不舒适,更有难以呼吸的感觉。然后,他仿佛听到自己在嚎哭,又似天地寂然无声,仇恨悄无声息地从深心处涌出来,再不受任何控制。

唐千玺悲啸一声,猛地抬头望向星空,双眼通红,只想杀人。

夜空中,满天星斗,不再灿烂,反而更加凄迷。

因为有数颗命星几乎同时精光一闪之后,突然暗了下去。

星,命也。

人间命亡,重归星海。

白山牛皮癣治疗医院
哈尔滨包皮过长治疗费用多少钱
唐山包皮过长治疗费用
友情链接
乌鲁木齐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