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贴士

神目道第四十三章夺魂草营养

2021-01-15 来源:

神目道 第四十三章 夺魂草

虎引风的双眼再次刺痛起来,他恍恍惚惚感觉自己已经打开房门,进到了病房里面,将双手轻轻按在那张怪脸的太阳穴处,一阵刺痛过后,看着病人脸上长长的绿毛在迅速地萎缩、崩塌,就好像被开水泼过的雪地,一眨眼的功夫,那张原本毛茸茸的怪脸上只剩下一层厚厚的绿泥……

虎引风只觉得好像有两条蛇顺着两条胳膊瞬间就进入自己的身体内部,吓得他激灵打了个寒战。

“喂,老弟,你怎么了?”

虎引风忽然从迷糊中醒过神来,发现大家的眼睛都正盯着自己,那感觉就像自己才是睡在病床上的怪人。

医生在一边拉扯虎引风的胳膊:“没事吧?”

虎引风急忙抹了一把额角上的冷汗,脸色煞白地哆嗦着嘴唇,有些不自然地说:“没,没什么。”

几个人狐疑地一块玻璃换下来200多元钱看了一眼虎引风,又看了看特护病房里面的怪人,谁都没有言语。

过了一会儿,道长和薛氏兄弟对望了一眼,彼此点了点头,对站在一旁侍候的护士说:“好了,请把纱窗挂上吧。”

大玻璃窗内部洁白的纱窗缓缓自动合拢了,病床上的怪人一动也不动,眼珠不错地盯着众人,不,准确地说,是盯着虎引风,起码虎引风自己认为林天豪就是在看着自己,一点一点消失在白色窗帘的后面。他心里很复杂,一时间没了头绪。

五个人又回到刚才那间大办公室,林文卓已经恢复正常,还坐在刚才那张宽大的藤椅上,见五人进来,勉强站起身,朝五人拱了拱手,算是见了礼,然后几个人还按照刚才的顺序落了座,保镖每人递过一杯香茗。

林文卓平息了一下情绪,轻声地问:“几位,犬子的病情你们刚才也看了,有何高见呢?”

道长一声不吭,看着薛红阳昆仲二人,那意思你们先请。

薛红阳清了清嗓子,长出一口气,说:“老爷子,我实话实说,令郎的病情的确不轻,但却不是普通的病症,吃药打针做手术根本无济于事,因为这是中毒,确切地说,是中蛊。”

林文卓眼睛就是一亮,身子往前探了探,急切地说:“请继续。”

薛红阳面露遗憾之色,咂巴了一下嘴唇,说:“根据我的看法,令郎是中了一种叫夺魂草的极厉害的蛊,这种蛊出自东南亚,很少有人见过,原本是苗疆毒蛊的一个变种,曾在三百多年前盛行过,但清朝中期以后就渐渐失传了,最近一百多年,谁也没见过真正的夺魂草是什么样子。

我祖上留下过一本家传医书,里面记载了各种怪症的详细说明,恰好就有夺魂草的图解和说明。书里说‘夺魂草,南亚巫蛊三绝之一,流行于云贵、缅泰一带,中之则全身生满绿毛,扯之则疼痛难忍,日夜生长不休,七七四十九日以后吸干人体汁液和魂魄而死。’

令郎的症状和夺魂草的描述般般无二,我认为应该是中了夺魂草所致。”

林文卓听得青筋暴露,急忙问:“请问神医,可有办法医治小儿此症?”

薛红阳皱着眉头,半晌无语,薛红太见哥哥不说话,就接过话头,说:“老先生,这种蛊其实是一种变异的东西,十分难缠,据说不死不休,水火不惧,可惜书中只点明了这种怪病的来历,对具体的治疗方法却言之不详啊。”

林文卓刚才听薛氏兄弟讲得头头是道,还以为遇上了救星,谁知弄了半天还是一张空头支票,儿子的病仍然无救,又听说这种病七七四十九日以后,中蛊之人必死无疑,现在林天豪自发病之日算起已经差不多四十天了,眼看林家独子小命难保,不禁面如死灰。

半晌无语后,林文卓又将呆滞的目光移向了道长三人,颤抖着声音问:“请问三位的高见呢?”

道长面无官方辟谣微博截图表情,淡淡地说:“河南薛家果然不愧为江湖名家,见多识广,连夺魂草这种已经绝迹一百多年的蛊虫都认识,贫道佩服。

不过,夺魂草其实并不是草,而是一种虫子,叫做夺魂蛊,这种虫子小的时候就是一个小黑粒,看上去和老鼠屎差不多,见水则化,无色无味,所以并不惹人注意,一旦在人的内脏扎下根来,就会沿着脏腑血脉不断繁殖。

最后突出皮肤表面,样子绿油油的,看上去酷似一层青草,其实不然,这些绿色草状物都是蛊虫的触角,一旦这种触角覆盖了病人全身,则大罗神仙下凡也难救治。

夺魂蛊一般一个生长过程是七七四十九天,所以神算子刚才说四十九日以后病人无救的话倒是不错。”

林文卓听得双眼发直,颤抖着声音问:“那,请问这位神医,可有什么法子救治?”

道长嘿嘿一阵冷笑,却并不答话。

林文卓何其聪明,虽然年逾七旬,却是头脑伶俐的老江湖,见道长并没有把话一口说绝,而是冷笑不语,脸色马上忧中转喜,转身吩咐:“阿夏、阿福,请这三位贵客到府上一叙。”

林文卓身后两个保镖一躬身,答应了一声,就朝道长三人做了个请的姿势,准备带三人离开,到林府叙话。

道长、医生和虎引风刚站起身,就见薛红阳忽的一下站起来,一张脸涨得通红,连眼珠子都有些冒血了,咬着牙对道长说:“夺魂草不死不生,不惧五行,扎根于病人的血脉和魂魄之中,世上根本无法克制,除非下蛊之人亲自收回。我想请教圣手先生,你凭什么能收回此蛊?”

道长冷冷一笑:“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我愿意一试,自然有我的办法,这个就不劳下费心了,告辞。”说罢,也不管薛红阳什么态度,昂首出门而去。把个薛氏兄弟撂在当场,张口结舌,半晌说不出话来。

当虎引风一踏入林家那间宽敞的会客厅的时候,他立刻就被眼前的奢华震撼了。

不管怎么说,自出道以来,虎引风好歹也是住过几天五星级宾馆的,和当初石寨子派出所那个没见过世面的小民警相比自信眼界大了不少,但还是被古色古香却富丽堂皇的林氏别墅的奢华给惊呆了。

房里清一色檀木家具,多宝上摆放着名贵的青花瓷,厚厚的地毯踩上去没有任何声音,感觉脚板就像踩在云朵上。

三人依次落座以后,仆人很快端上极品铁观音,虎引风尽量想使自己表现得稳重保守估计 在3250万辆左右。即使今年增速7%左右些,不再左顾右盼,端坐在zǐ檀椅子上喝着茶水。

不大会,门外走进来步履匆匆的林文卓老爷子,身后紧跟着两个保镖,却不见了薛氏兄弟,看样子是被林老爷子打发了。

听说有人能医治儿子的怪病,老先生顾不得年高体衰,兴奋得几乎小跑着就冲进会客室,与道长三人见面。

一进门,林文卓连声说:“三位,三位贵客可是我林家的大救星呀,只要三位能救得小儿一命,我林文卓说到做到,决不食言,五千万港币立刻打到三位账户上。”

道长淡淡一笑,说:“老先生不必客气,救死扶伤乃我中华民族传统医德,先不谈什么酬谢的话。刚才有些话我没说完,现在这里没有外人,我就索性竹筒倒豆子,全都告诉老先生2011年度进口棉成交7695.6936吨。”

林文卓急忙做了个请,连说:“先生请讲,林某洗耳恭听。”

道长说:“老先生有所不知,刚才薛氏兄弟说的其实没错,夺魂草不死不生,不惧五行,扎根于病人的血脉和魂魄之中,世上根本无克制之物,更不要说杀死它们了,除非下蛊之人亲自收回,因此,这种蛊是无法杀死或者根除的。”

“什么,那……”林文卓刚才还喜出望外,现在不啻被一盆冷水浇头,半截身子都木了。

道长看林文卓脸色蜡黄,淡淡地说:“老爷子不必丧气,我只是说这种蛊无法杀死,却没说不能医治。其实夺魂草之蛊有一种办法救治,那就是收回,由下蛊之人收回。”

林文卓越听越不对劲,苍白的面皮白了又黄,黄了又白,颤巍巍地问:“老朽不太明白,还请先生明示。”

道长说:“其实这事很简单,谁下的蛊叫谁收回就行了,或者找个高手帮你收回此蛊就行了。”

林文卓面色铁青,问:“敢问先生可知谁是下蛊之人?谁又是能帮忙收回此蛊的高手呢”

道长淡淡一笑:“我虽然不知谁是下蛊之人,也不是能收回夺魂草的高手,但有人却是。”

林文卓面色更加难看,问:“那高手究竟是谁,请先生告我。”

道长没有说话,一边喝茶一边眼睛却瞟向虎引风,虎引风心头一震,暗想,怎么,道长知道我已经看出端倪了么?但道长没有讲明,自己也不好揭开盖子,只得装糊涂,低头不语。

林文卓乃是老江湖,见道长不说话,却拿眼睛一个劲瞟虎引风,立马明白了三分,站起身来走到虎引风面前,深深作了一个揖,说:“敢问这位老弟高姓大名,林某这厢有礼了。”

虎引风正低头品茶,忽见林文卓给自己作揖,吓了一跳,急忙放下茶杯,扶住老爷子,连称不敢。

林文卓说:“敢问老弟高姓大名,可有办法医治犬子怪病?”

台州治疗白癜风去哪里
松原治白癜风专科医院
南通治疗早泄哪家好
友情链接
乌鲁木齐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