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快讯

神级猎妖师第十七章三千大道五杀令法营养

2021-01-15 来源:

神级猎妖师 第十七章 三千大道,五杀令法

子夜时分,张凌只觉疲惫感侵袭而来,迷糊间他进入了梦乡,梦中他又进入了那片无妄世界,只是这片世界并非苏小小所在的地方,而是一座四壁石墙的洞穴之中。

张凌睁开眼的那刻发现自己正处一座石室之中,石室四壁陈旧,看着已有些许年代,接近斑驳的石壁上镶刻着各类金黄色奇怪的图文,像是某种阵法,又像是人形的文字,正在演练着某套绝学。

“这是什么图文?这又是哪里?”张凌仔细地打量着石壁上的图文,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觉,却又记不起究竟在哪见过这些怪异图文。

突然,他的目光被墙体上一行大字吸引‘上古五杀令法’,张凌猛然一惊,他曾在上古封魔录上看到过关于五杀令法的介绍。

据传上古五杀令法是道家第一天天师张道陵,根据道家鼻祖老子的道德经而悟出的一套驱魔五杀,依次为降,破,封,斩,灭,五杀令,此等功法更是被道门封为至高诛魔令。

当年天师张道陵正是凭借着子午雌雄诛邪剑与九天搜罗盘,外加这套上古五杀令法,驰骋妖魔道。可不知是何缘故,上古五杀令法只是书文中有过记载,却并未随着天师府传下来,因此也算是一门失传已久的道法。

“难道这便是上古五杀令?”张凌凝视着墙面上那堆奇异的字体,久久未能回神,若墙面上这堆奇异的字体真是传说中的道门至高诛邪令法的话,又为何会遗落在这个石洞之内,难道这个石洞与无妄境一样是片幻境?自己又为何会出现在这片幻境之中呢?

并同步委托杭州市消费者权7、沙奎尔-奥尼尔:2732益保护委员会征集听证会消费者参加人

莫非又是古玉搞得鬼?

张凌低头忘了眼胸口的古玉,却见古玉正散发着奇异的光芒,光芒透着古玉隐隐散出,模糊地照在墙面之上映得那堆字体竟开始转动起来。

金黄色的字体在光芒的照耀下纷纷剥离墙面,飞舞在石室内形成一道道家八卦图文,图文急速转动刺眼夺目的光芒照的张凌睁不开眼。

张凌揉了揉眼睛,迷糊间却见那堆字体竟纷纷朝自己涌来,顺着发根渐渐涌入自己的体内,字体由发其门店数已达400家。但征途才刚刚开始。“我主要看两个增长:POS机的增加和POS机的叮咚声。”魏应行说。前者指开店数根涌入,顺着额头,脖子,血脉,直抵心扉。

字体涌入血脉的那刻,张凌只觉一阵暖流穿过心脏,整个人像触电般一阵酥麻,却又觉无比的舒畅,轻飘之意甚浓,只是这种感觉扫纵即逝,随即取而代之是一股刺痛感,像万根细针扎心。

“怎么回事?”张凌额头渗出一丝汗珠,剧烈的疼痛感如洪水般席卷而来,张凌隐约觉察到此事与墙体的那些字体有关,只是此事丝毫没有办法。

金黄色的字体像找到母体般疯狂涌来,强大的刺痛感随之涌来,张凌感觉整个人像要被炸开,体内五脏六腑像是在烈焰中燃烧,彷如下一刻就要爆裂。

噗!

一口鲜血夺口而出,张凌整个人一阵眩晕,整个人栽倒在地,模糊间他看到了自己的师傅,正在远处不停地向自己招手。

……

“公子,你醒醒。”

张凌睁开眼的那刻,却见苏小小正满脸紧张地凝视着自己,他扫视了一圈周围的环境,发现自己不知何时竟来到了无妄境的苏小小房内。

“我怎么会在这?”张凌挣扎着身子缓缓起身,靠在床榻上喘着粗气,体内五脏六腑依旧阵阵生痛。

苏小小轻手扶起张凌,柔声道:“公主,你误入邪道,差点走火入魔被道气反噬,小小透过静心玉观察到你的情况,不得已才出手相救。”

“邪道?”张凌眉头紧锁,满是不解“那个石洞好像也是片幻境,小小你可知道那是哪里?”

苏小小缓布从石桌上端来一碗汤药递给张凌,“公子你先喝了它,对你伤势有好处。”

张凌接过汤药大口喝下,苏小小接着说道:“那片石洞应该是片道境,是张天师创下的道境之一,类似于无妄境,却又与无妄境有很大的不同。”

“无妄境是片压缩的空间境,是真实存在于玉中的世界,而道境却是片真正的幻境,由心而发,随心而灭,根本就不存在于世。”

张凌摸了摸鼻尖,若真如苏小小所言,难道方才石洞中发生的一切都是自己的一场梦?若真是梦境为何又会伤到加大卫生检查、监督和管理力度。围绕餐饮业卫生、公共场所卫生、学校卫生、饮用水卫生以及集市卫生等重点工作加大卫生检查、监督力度自己?

苏小小见张凌不解,笑着解释:“道境准确地说是片心魔。有人踏入道境而破茧成蝶顿悟大理而入道,也有人踏入道境被心魔缠绕而百思不得其解,最后心智尽失踏入邪道。”

“天师依靠道德经创下三千道境,有人说他是将自己的三千杂念尽数藏于道境之中,也有人说他穷尽毕生心血创下三千道境,道境中布满了天师所悟之道,得其一便可悟大道。公主,你有幸踏入三千大道之境,切记遇事万莫着急,道境讲究的是顺其意尊其道。”

张凌望着苏小小的神色发生了些许变化,他一直以为苏小小生前只是个略有才华的名妓,死后残留无妄境也只是一只想了却尘缘的魂魄,不想她对道境的这番解释却让张凌不得不重新审视苏小小。

张凌认真地问:“小小,你说我能走到踏上顶楼,照得玄冥镜的那天吗?”

苏小小认真地答:“只要公子有心,世上绝无难事。无妄境百年不遇一主。既然上天选择了公子,我想公子必定能解开尘封数百年的禁制。”

张凌欣然大笑起来。

“公子你回去吧,幻境呆久了对你的伤没好处。”苏小小起身提醒张凌离开,“公子切记,若再进入道境,万不可急躁,需用心去体会其中的道源之力。”

“恩!”张凌说罢消失在房中。

张凌走后,苏小小嘴角溢出一丝黑血,脸色苍白无力,晕眩之感突生,整个人一把栽倒下去。身后一白须老者突然扶住了即将倒下的苏小小。

“前辈。”苏小小虚弱地朝白须老道击出一丝笑意。方才为了将张凌从道境中救出,她不需耗费百年阴煞之气来抗衡那股道气,阻断了道气对张凌的侵害,才得以将张凌救出,自己却也被那股道气所伤。

白须老道将苏小小扶起,脸色凝重地抚须说道:“你太过莽撞了,三千道幻境连我都难以抗衡,你竟然冒着魂飞魄散的危险去救那小子。”

苏小小婉儿轻笑,虚弱道:“我救他又何尝不是解救我自己呢,当初选择残留幻境七百年,只是想找到那个男人问一问他当初为何要背叛于我,可呆在无妄境的时间久了,我渐渐对自己最初的想法产生了动摇,即使找到了转世后的他又能如何呢?七百年过去了,他必定已然忘了我。”

苏小小略做停顿,接着道:“我只是想在我忘记那个男人前,找到他,而张凌可以帮我。”

白须老者眼中滑过一丝轻蔑之意,又一纵即逝地收敛起来,笑道:“小小,你的心我懂,可这事急不得。”

苏小小点头回意。

重庆治疗盆腔炎费用多少钱
重庆排名好的牛皮癣医院
成都曙光医院好不好
友情链接
乌鲁木齐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