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热评

观星者遗忘之城正文七邂逅1节能

2020-10-19 来源:

观星者遗忘之城 正文 七、邂逅(1)

“二师哥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啊?”叶飞双手抱头,边走边问。

“我也不知道,随便转吧。”林宇非心不在焉地回答。

“话说师哥我们不是连目的地都没有吧?”

“走到哪儿算哪儿吧。”林宇非目光散漫,“老师不是说让放松吗?这样没有目的的逛街不是最放松的吗?”

“可我们都逛了半个上午了!半个城市都要逛过去啦!”叶飞忍不住叫起来,引得路人纷纷侧目,他放低小平频频点头声音道:“就算我们走一天都不会累,可这样漫无目的的乱走也没什么意义啊!”

这是当天的下午,鉴于林宇非在比斗时的失控,云还要求他停下修炼,上街转转放松心情;再加上那几个人正忙着摆弄雷神弩,干脆把叶飞也赶出来陪同。不过在林宇非看来这主意算不得好——主要指让叶飞陪同这一点。他其实是个爱安静的人,叶飞却片刻停不下嘴来,不停的给出各种各样的意见,看起来倒是他更想出来放松一下。

“我平时放松的时候就这样逛街的,很快就能放松下来。”林宇非道,“所以我也没想过该去什么地方,就这样不好吗?”

“没意思。”叶飞无聊地挠挠头,眼睛一亮:“要不我们去卡拉OK吧!”

“没去过,我唱歌老跑调。”林宇非脸色一红。

“跳舞?”

“不会。”

“那我们去书店转转?去吧也行啊!”

“那只会更累吧?”林宇非停下了脚步看着叶飞。叶飞也正看过来,满脸失望——甚至可以说是绝望:“二师哥,就你这个无聊的样子,别说是打动师姐,就连普通的女孩子——就像前天遇到的那样的你都没戏啊!”林宇非脸色一红:“我为什么要打动师姐?”

“别装了!二师哥你根本就不是装的料!”叶飞嘿嘿一笑。林宇非眼看这个师弟还要再说,心里一动,赶紧顾左右而言他:“对了,要不我们去公园转转吧。”

“公园?”叶飞一愣,随即一脸泄气:“也罢,看风景总比溜大街好,去就去呗!”

T市的中心公园建成的时间不久,完全是按照森林公园的模式来的,地方却不大。门口是整个公园的布局图,以一座人工湖为中心,湖的南面和两侧是蔓延地绿地,种植着大量的白杨和垂柳还有一些其他的树木,都已经长得初具规模;其间点缀着一些凉亭和回廊,回廊爬满了藤蔓,在这个季节看去都是枯黄的总长100米颜色,从远处却看不出是什么,估计是爬山虎之类。有两道回廊一直延伸到了湖心,曲曲折折地连在了一起,带着两座湖心亭左右对望。湖的北面是一座小山,东西延绵有两三百米,高度有六七十米,山上种满了各种松柏树还有些灌木,左右和正面有三条青石板铺成的山道,蜿蜒着连到山顶的大凉亭里。此刻林宇非和叶飞师兄弟两人正沿着左边的山道,走到了半山腰上。

“其实师哥你来晚了点,要是去年来的话山下边的湖边还有溜冰管游戏厅还有小影厅什么的,还有两家出租小游艇玩,”叶飞一边走一边喋喋不休,“可是今年春天的时候市里面整改,把公园里所有的营业性场所几乎都去掉了,现在这里面除了公厕,剩下的只有湖和树了,现在又是冬天,连树都没得看。”

“挺好的啊,”林宇非随口应道:“至少空气挺好。”

“空气好也没有你家那边的小云山好啊!”叶飞翻个白眼,“你看这山上哪里还有人啊,就我们两个而已。山下也没人,大冬天的谁会来这种地方。倒是下边的湖结了冰,还算有点玩头。”

这时两人都已经来到了山顶的凉亭,从这里看下去,人工湖的湖面一片雪白,上面点缀着几个红红绿绿的人影来来去去,不时的有身影摔倒在冰面上。林宇非心里一动:“这个湖有多深?下边还有水吧?”

“可惜我忘了去拿两副冰刀来,我们还能溜会冰……”叶飞正在叨叨,听到林宇非发问愣了一下,“这湖水有三四米深吧,不过我们这边冬天够冷,水面的冰层总有三四十厘米,所以才允许人们下去溜冰,平时湖边都封着呢。”

“我们到冰上看看吧。”林宇非说罢,不等叶飞回答就自己走出了凉亭,沿着小路向山下走去。叶飞赶紧随后跟上:“咦?师哥你是想去溜冰吗?这样的话你等我一下,我去找两副冰刀来,你在湖边等我哈!”说罢不等林宇非反应,已经飞掠而出,这个时候小山上也看不见人,树丛遮挡着远处的人也看不到,转眼间就没了影子。

林宇非呆了片刻,没再理会叶飞,一个人自顾下山,一边走一边思考着什么。

路程不远,林宇非虽然在思考却也不慢,即便正常的步行,两三分钟后已经来到了湖边。他站在湖边看了看,趁着没人注意,身形一闪就到了一条回廊下面。

由于是冬天,公园在结冰前抽走了大量的湖水,只留下一半不到,所以冰面到回廊的底部足有两米多。每隔两米一排的圆柱之间,能看见远处有溜冰和玩闹的人,不时有摔倒的惊叫声传过来。不过没人注意这边,想来这到处柱子的地方也不太适合溜冰。

“这样就好,应该不会有人看见了。”林宇非默默地想道。他回过身背对人群,微微凝神,食指上裹了一层真炁,形成了一把细小的风剑,然后蹲下来,向着冰面一戳,立刻就有个手指粗细的小洞出现。以他的目力,隐隐能看见下边的水光。他将手掌覆在那个小孔上,片刻后抬起手来,掌心已经有鸽子蛋大小的一颗水珠,被小小的风球包裹起来。他五指微微向内虚抓,一层闪着微光的雷衣融入风障,内部的水珠开始围绕着中心急速旋转起来,越转越快,林宇非的脸色也越来越吃力。终于风雷融成的障壁在急速的旋转下开始膨胀起来,越来越大,终于炸裂,溅了林宇非满头满脸。他抬脚蹭出些冰屑将那个小孔堵住,失望地摇摇头:“看来还是必须在暴风领域内才能完成啊。”

这时尖叫声从身后传来,距离急速拉近。林宇非还没从刚才的思考中缓过神,一秒之后才反应过来:这是有人向这里撞过来了。

从风声来判断,此时躲闪和聚气都已经来不及,况且他前面七八米远处就是另一排圆柱,如果让开的话对方必然撞上去。林宇非无奈,只得急转过身,一腿向后做个弓步,准备硬接。然而时机还是有些晚了,没等他张开手,对方已经一头撞在他身上,两个人一起倒地,继续向前滑去。林宇非也终于做出了些反应,背心处风障急速凝聚起来,随后便重重地撞到了柱子上。因为风障还没有完成,林宇非也被撞得头昏脑涨,不过两人也总算停下来。

对方在撞停之后飞快地爬起来,不过显然太急了,脚下一滑又再次坐倒在地,不过好歹稳住了。然后不敢再起身,一路爬到林宇非身边:“对不起对不起!你没事吧?”

林宇非已经坐起来,正在揉着有些昏沉的脑袋。听到这个声音不由一愣——这个声音他才听到过没两天。赶紧抬头,果然又是那天在学校撞到自己的那个女生,此刻一脸惶急:“那个……你没事吧?我刚才感觉撞得很重,没有撞伤吧?”

“没事,”林宇非一边回答一边站起来,定了定神,向那女孩伸出手。女孩却摇摇头,一脸无奈:“我还是就坐着吧,反正站起来也还得摔倒。”

林宇非笑了笑,不好居高临下地说话,只好也再坐下来。看看女孩身后,不见有人过来,不由得诧异道:“没人和你一起吗?一个人来的?”

“哦,有个一起的,不过他不知道溜到哪里去了。”女孩向他笑了笑,“不好意思啊,我大概得在这里等他一下了,没打扰你吧?我看你一个人在这里,像是有事。”

“没有,我只是在这里发呆而已。”林宇非笑笑。就像他那天和叶飞说的那样,和这个女孩对面,他完全没有平时和女孩说话时的紧张感,反而感觉有点亲切。看女孩不动,他也就不想着离开,反而想多说几句。可惜他和女孩子的交流仅限于自家妹妹,这时就算不紧张也找不到话题,他总不能一直看着对方——还不认识人家呢,只好把目光投向地面。倒是女孩开口道:“我那天在理工学院撞到的也是你吧?是去找人吗?”

“是啊,”林宇非回答,“我妹妹也在那座学院上学,我那天去是送东西来着。”

“嗯,我看出来了。”女孩也渐渐收起了拘谨,“我看你拉着那么大个旅行箱就知道了。”

“你也在那里上学吗?”林宇非忍不住问道,“我看你那天也穿着校服。”

“是啊,不过我已经快毕业了,那天是回学校图书馆查了些东西来着。”女孩笑笑,“再过一个月,过了论文答辩之后我就毕业了。”

“哦。恭喜你啊。”

“谢谢。”

又没话了。两个人就这么沉默地坐着,女孩不说话,只是偶尔抬头看看林宇非;林宇非也找不到话题,他又不能老看人家,只能坐着发呆。就这么枯坐了几分钟,终于林宇非有些忍不住了。

“你……”

“我……”

两个人同时开口,又同时打住,两个人都尴尬地笑了笑。女孩道:“你先说吧。”

“我是说,和你一起来的那个人,不是把你忘了吧?你都坐了这么久了,不冷吗?”林宇非只好说道。说完又多少有些后悔,心想自己这么说,不会让对方觉得自己在下逐客令吧?

“我也正想这么说呢。”女孩捂着嘴笑起来,“那就麻烦你送我到岸上吧,我到那里去等他。”

“好。”林宇非站起身啦,向女孩伸出手。他不会溜冰,可是身为修道之人,怎么会被这种事难住?他微微凝神,在脚下凝聚起一圈细小的风刃,形状如同细小的锯齿一般,每一步都微微嵌入冰面,走的稳稳当当。

“这种熟悉的感觉是这么回事?”扶着女孩走在冰面上,林宇非再次产生了这样的想法。扶着女孩子走路却不尴尬,以前只有扶着自家妹妹时候才能做到。可这个女孩子自己都不认识呢。

这里到岸上不远,转眼就到了。女孩站好身形,看着林宇非道:“谢谢你。”

“不用客气,我也没什么事情。”林宇非笑道,“我也是在等人呢。”

铃声响起来,是女孩的。她看了看,抬起头来:“我朋友在那边等我,我要走了。”说完他做了一件林宇非绝没有想到的事情——他走上前来,踮起脚,在林宇非侧脸上亲了一下!

林宇非的脸腾地红起来。女孩笑着跑开,声音越来越远:“我叫陆兰兰,今天的事谢谢你啊!如果你是本地人的话,我们以后就一定还会再见的!”话音落定,人已经消失在树林里。

坚持用亮甲能治好灰指甲吗
整容
池州治白癜风较好的医院
友情链接
乌鲁木齐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