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攻略

永镇仙魔第二十八章也是个好人搭配

2020-05-21 来源:

永镇仙魔 第二十八章 也是个好人

他为什么来?

陈羲看了丁眉一眼,想说些什么,却看到丁眉只是对他笑了笑,然后转身走向草堂外面:“该去找东西做饭了。”

两个人一前一后离开了草堂,朝着后山走去。

他们没有察觉,高青树站在口看着外面,眼神冷峻,眉头紧锁。只是,高青树的眼神却没在陈羲和丁眉身上,而在远去的付经纶和石雪凌身上。

“倒是一般二的阴毒,真是般配!”

他冷哼了一声,满满的都是愤怒。

……

……

陈羲的速度到了与伦比,当他看到山林里有一头野猪出现之后,身子一低朝着那边冲了过去。这山林之中的野兽也早就知道人是惹不起的,所以看到陈羲冲过来之后立刻掉头就跑。

陈羲发现野猪的时候,距离在三百米之外。

陈羲追上野猪的时候,野猪跑出来七米。

若是动用修为之力的话,野猪连跑都没机会跑就会被陈羲干掉。但是陈羲只是靠身体,没有用一分修为之力。这种速度,如果被普通人看到的话一定会惊讶的以复加。哪怕是站在一边看着的丁眉,都情不自禁的张大了嘴巴。

陈羲奔跑之中手一伸,抓住野猪的一条后腿单臂把至少三百斤这头凶兽提了起来,然后将胳膊平伸,就好像拎着一根野草一样轻松。他不是拖拽回来的,而是向一侧伸平了胳膊拎着野猪走回来的。

不管那头强壮巨大的野猪如何挣扎扭动,陈羲的胳膊如磐石一样纹丝不动。

果然有用!

这是陈羲心里的惊喜!

他就知道高青树不会缘故的让自己选中弟子拔草,才半个月的时间,陈羲的身体潜力以及被逼发到这样的境地。而之前高青树的弟子都忍受不住离开了,所有人都是觉得拔草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事。

他们消极,他们抵触,他们没有认真考虑会得到什么。

陈羲是高青树手下弟子中,唯一一个专心致志对待拔草的人。也许正是因为如此,高青树才会如此的在意他。

丁眉看着那个笑的好像个孩子一样单纯的少年走回来,心里有些砰砰跳的感觉。这种感觉,甚至压制住了她见到了付经纶而带来的压抑和愤怒。在青武院的时候,她眼交通里的付经纶是个谦谦君子。

两个人即便是情侣,付经纶也表现的特别有风度。虽然两个人只是有过一次拉手的经历,可那个时候丁眉对他真的很喜欢。但是今天的付经纶,不再掩饰自己内心真正自己的付经纶,看着让人觉得恶心。

一想到石雪凌如蛇一样缠在付经纶身上的画面,她就觉得恶心。

“回头给你做一双靴子。”

陈羲拎着野猪走回来,看了看丁眉脚上那双有些脏了的靴子笑着说道:“也许你不信,我的针线活好像比做饭还要强些。饭是每天都可以去换着花样做,但是在很长一段时间我身上都只有一件衣服可穿。”

丁眉又一次被这个少年的过往所震撼,陈羲平平淡淡的话语中总是有一种触及人心的东西。

“你若心烦若生气,人家便会得意。”

陈鑫一边往回走一变说道:“或许,他就是故意来刺激你的。”

丁眉摇头:“所谓了。”

“真的?”

陈羲问。

丁眉嗯了一声,语气里却哪有那么肯定。怎么可能所谓?怎么可能?就算她真的不想回忆什么,不想计较什么,不想面对什么。可是那段伤始终都在她心里,每每触及,就好像把伤口的线崩断了一样。

“我不太会安慰人。”

陈羲一边走一边说道:“对于动手能力来说,我的动口能力简直渣的要命。刚才想了很久该做些什么让你高兴点,但是没想出来……笨吧?不过你可不能怪我,我以前是一个人生活,后来是和一群大和尚生活,真没人教我怎么安慰一个漂亮女人。”

扑哧一声。

丁眉忍不住笑了出来:“这还不是油嘴滑舌?”

陈羲一本正经道:“哪有,我是认真说话的。”

“跟我讲讲你在七阳谷的事吧,为什么你会离开七阳谷来了小满天宗?”

丁眉问。

两个人一边说话一边往回走,到了草堂之后陈羲就开始收拾那头巨大的野猪。这家伙分量这么大,足够三个人吃很久的了。

“早进七阳谷,我是被禅宗阳照大师捡去的。”

陈羲说。

……

……

陈羲讲述的不是一个很欢乐的故事,当主角是一个逃命出来的孤儿的时候这个故事的基调就不会欢乐。但是出人意料的,在他的叙述中没有那么多的阴暗那么多的痛苦,相反,有些温暖。

故事的开始是在一片荒原上,一个追逐着野兔的脏小子跌倒。他趴在地上,抬起头看着那疯狂逃走的兔子失望的叹了口气。一个才那么大点的孩子,这一声叹息却让人心里发酸。然后……一只温暖的手抓住他背后的衣服,把他提了起来。

陈羲笑着对丁眉说道:“然后我看到了一个慈眉善目的大和尚,他把我扶起来,看了我一眼,然后从怀里取出来一个馍。稍稍犹豫了一下之后,将馍掰开,把一大半给了我,然后就走了。”

丁眉好奇的问:“就走了?那你怎么进的七阳谷?”

“跟进去的。”

陈羲道:“他走了,但是我一直拽着他的衣服跟在他后面走。禅宗的人心善,没有甩开我。我当时不知道他是修为高深的大和尚,只是觉得遇到一个心善的人就要抓住……是不是有点赖了?”

丁眉摇头。

那只是一个小孩子在助的时候,下意识的紧紧的抓住唯一的希望。

风雪夜

穿着灰布僧衣的大和尚迎着风雪,手持一根禅杖,另一只手里端着一个钵盂,一步一步前行。在他身后,一个被狂风吹的根本睁不开眼睛的小男孩右手紧紧的攥着大和尚的衣角,左手紧紧的握着半个馍。

风雪让他法睁开眼睛,大和尚的步伐也不是很慢,所以他必须跑起来才能跟上,对于一个才那么大的孩子来说,顶风冒雪小跑着走了将近半天的世间,其实早已经到了极限。他之所以还没有倒下去,或许只是求生的本能在支撑着他。

小男孩醒过来的时候,是在一个破旧的窑洞里。应该是一个砖窑,也不知道已经废弃了多少年。他身上盖着大和尚的斗篷,而大和尚则闭着眼睛坐在一边,一动不动。

小男孩醒过来,看到了大和尚,然后嘴角上露出特别单纯的笑,他伸出手,再次抓住了大和尚的衣角。

“你饿不饿?”

大和尚睁开眼,问他。

小男孩点了点头:“饿”

“那给你的馍,为什么你不吃?”

大和尚又问。

小男孩极认真的回答:“因为我不知道你会不会甩掉我,如果你甩掉我,我不知道接下来会饿上多久。所以这半个馍我必须等到实在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再吃……不过幸好,你没有丢弃我。”

“禅宗之人,不能作孽。”

大和尚回答。

“你饿不饿?”

小男孩忽然反问大和尚。

不等大和尚说话,小男孩一脸邪的笑着说道:“我听说,大和尚也不能说谎的。”

大和尚忍不住被他逗笑,然后点头:“我也饿,我剩下的半个馍,刚才喂了一条瘸了腿的野狗。”

小男孩想了想,把手里的半个馍艰难的掰开,留下很小的一块,大部分递给大和尚:“给你吃。”

“为什么?”

大和尚脸色大变,似乎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

“你这个大和尚问的真傻。”

小男孩笑的那么纯粹,声音那么干净:“因为你饿了啊。”

大和尚的眼神里闪过一丝惊喜,然后他双手合什,朝着小男孩点头说道:“你有善心,我要把你带回七阳谷。那是个温暖的地方,你愿意去吗?”

小男孩点头:“我不白吃饭的,我可以帮忙干活。”

“你这么小,能做什么?”

“做个小杂役吧,我可以帮你打扫房间,收拾屋子,还可以帮你洗衣服。我知道要想有所得就要有所付出,这个世界上有的人可以享受不劳而获的待遇,但我没有那样的资格。我年纪还小,付出的肯定也少,但是我要求的也少,让我吃饱就好了。”

大和尚惊讶于一个小孩子居然说出这样的话,忍不住问:“这些话,是谁告诉你的?”

小男孩自然而然的反问:“还需要有人告诉吗?”

大和尚言以对。

这些对话,这些细节,陈羲没有告诉丁眉。他只是简略的说了一下自己的进入七阳谷的过程。

“原来,你在七阳谷也是个小杂役……那你这一身修为是谁教的?”

“阳照大和尚。”

陈羲回答:“我是他的杂役,他带我进七阳谷之后就一直把我带在身边。他说他不能让我成为一个禅宗弟子,因为我身上还有债没有还清。我问他是什么债,大和尚说……我不知道是什么债,但你自幼饱受凄凉,肯定是上辈子或者你的父母造了孽业。如果我消除了你的孽业,就是干预天道。”

“所以,他一直只让我做个小杂役。不给我多一口饭吃,总是勉强吃到七分饱。不给我多一套衣服,破旧了缝缝补补除非实在太小了。他说这一切都是我在继续还债,在七阳谷,甚至没有人干预这一切,似乎这一切都是本来应该这样的。”

丁眉脸色一变,忽然懂了:“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你身上有七阳谷的修为,离开七阳谷之后却没有被江湖通早在去年年底缉。要知道叛离师门,在江湖上是不能宽恕的重罪。因为你本就不是七阳谷的弟子,你只是个小杂役。”

“所以……”

陈羲语气温和的说道:“大和尚并不是让我在还债,而是在帮我改命。他不收我为弟子,却传授我修为。只是为了有一天我离开的时候,不会破坏七阳谷的宗门规矩。从一开始他就想好了……他知道我早晚会离开。他让我干干净净的离开,不是弃徒也不是逆徒。”

“阳照大师是个好人。”

丁眉低着头说道。

陈羲嗯了一声,看了一眼锅里已经炖熟了的野猪肉:“可以开饭咯。”

他看了一眼草堂大的那间茅收入增长7%左右。屋里,看到了那个站在口的冷酷中年:“他也是个好人,我敢打赌。”

安阳男科专科医院
鼻痒可以用喷剂治疗
脉络舒通丸的效果
石家庄白癜风
产后恶露老是反复怎么办
心血管堵塞百分之40
友情链接
乌鲁木齐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