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攻略

木纹贵女反穿生存记第122章跟踪

2020-09-27 来源:

贵女反穿生存记 第122章 跟踪

每个人的一生总会经过一个多梦的年纪,梦境是美丽的,正如那段炫彩的岁月。也许,某一段相遇没有那么多彩,也许,它仅仅是转瞬擦肩,也许,它洁如雪,纯如水,但既然进入过梦境,就是永远的回味。

女孩儿安静的坐在那里,细细品尝着那盘颜色毫无杂质的青菜。多年养成的饮食习惯,她一直坚持着,只这个理论的背后就是信息化技术的支撑。制造业生产模式的发展与信息技术的发展密不可分吃素食而且以青菜为主,这也许正是她良好身材的养成之道。

梅磊再次走回大厅里,他琢磨着钱盈儿的话。看看那个娇柔可爱,娴静的女孩儿,总是不太相信她会是钱盈儿看到的那个翻墙越院,神神秘秘的女孩儿。

梅磊再次坐回原位,还想再找个话题与女孩儿搭讪一句,但想了半天却不知该说些什么?他心里暗暗埋怨,钱盈儿打扰了他的思绪。正当梅磊呆呆的发愣之际,对面那个女孩儿已经吃完了饭,准备离开。

“哎……”梅磊站起身,又想跟女孩儿打个招呼。

女孩儿闻声转过头,柔柔的目光看着他:“你──在叫我吗?”

“哦──哦……没什么,我只是很羡慕你……你的饮食习惯很好。”梅磊有些语无伦次,随口编了一句。

那女孩儿站起身离开座位,背起包,轻甩了一下飘逸的长发,望着梅磊嫣然一笑:“呵呵,你也可以点一些青菜呀养生嘛”

女孩儿说完急匆匆地往外走。

“唉我会的,谢谢你”梅磊望着女孩儿的背影,回了一句,但那女孩儿并没有再回应他,已经走到了门口。

梅磊还在回味着刚刚女孩儿那甜甜的笑,他痴痴地憨笑着。

片刻,仅仅片刻,他猛然清醒了一下。

“对,我要追出去。”梅磊自言自语了一句。

想到这里,梅磊疾步往门口走。

“喂。还没结账呢”女服务员把他拦住了。

“给。”梅磊掏出一百块钱递给女服务员,然后头也不回的往外走。

“哎,找你钱。”女服务员说。

“以后再说吧,我明天还来。”

说话间。梅磊已经到了门口。他暗自庆幸自己今天运气好,因为女孩儿还没有上车离去。那辆来接她的车,已经停在了那里,只是还没有发动。车窗打开了一半儿,里面现出一张男人的脸。因为门口的路灯还没有修好。看不清那人的面容。只看到那个女孩儿在车窗处,与那人对话。

“我不去,我只负责存货的事儿,至于你们干的事儿我不感兴趣。”女孩儿说。

“可是今晚真的缺人手了,你的身手好,就只当帮个忙吧放心,老板不会亏待你的。”车里那人说。

“你回去告诉老板,让他另请高明吧。工作虽然很难找,但我也不想找一个靠近地狱之门的工作。”女孩儿这句话讲得十分有力度,像是带着一种愤怒感。

“不要清高了。你已经靠近了。”车里的人又说了一句。

“我已经后悔了,我现在决定辞职,我可以不要任何薪酬。”女孩儿说完这句,离开了那辆车,站在马路边,看样子也许是想拦一辆出租回城里。

那辆车发动了,紧追上那个女孩儿。

“上来吧,想辞职没那么容易的,老板自有不让你辞职的方法。”车停在了女孩儿身边,车里的人摇开窗子。再次探出头说。

“什么?你的意思是……”

“是的,他没你想的那么简单,他就是一只狐狸。”

“卑鄙”

女孩儿愤愤的骂了一句。

车门打开了。

“上车吧。”车里的人只说了这么一句。

女孩儿这次没有拒绝上车,只是稍微犹豫了一下。便钻进了车里。

在不远处看了许久的梅磊,突然觉察到了什么,他匆匆走到路边,拦下了一辆出租车。

梅磊打车去追那女孩儿乘坐的车了,他现在终于相信钱盈儿的话了。终于感觉到那个女孩儿神秘的一面,他想了解真相。

那辆车穿过了村村寨寨。又绕过了一个弯儿,上了高速。梅磊乘坐的出租车也紧随其后,几十公里的路程,不到一小时就进了城区。

“兄弟,还要继续跟踪吗?”出租司机问了一句,这是一位五十岁左右的老司机,从梅磊一上车到现在,他只说了这么一句话。老司机可能以为梅磊是在执行特殊任务的警察,所以没有对他的行为表示质疑。

“继续跟。”梅磊只说了三个字。

司机没有再说什么,而是继续跟在那辆车的身后,但为了不引起怀疑仍保持着一段距离。

进城区以后,那辆车七拐八绕驶进了一片别墅区。

梅磊不能再往前跟踪了,只好让那辆出租停在对过的一条小路旁。

其实这里是这座城市的近郊,这一带几乎都是高档住宅。这里紧邻一条小河,空气清幽润泽,确是宜居养生的最佳选择。

晚上,星月伴着夜幕,像是美丽的船舶运来了无数的金豆,点缀着寂寞的苍穹。梅磊欣赏着这美丽的夜景,再看看那些奢华的住宅,心里艳羡不已。

等了足足有半个小时,那位司机像是有些着急了,说出了第二句话。

“兄弟,还要等吗?干你们这行可真不容易呀”

“啊?哦,对,对。你们也不容易呀,遇到我们这样的乘客,还要跟着受这份儿罪。”

梅磊感触到了司机话里的意思,所以他将错就错,顺着司机的思维往下说。

司机看了看他转而微笑了一下:“你们做的都是正义之事,我们都愿意帮的。”司机说出了朴实的第三句话,梅磊听了觉得又好笑,又有些惭愧。心想:自己哪有那么伟大,只不过为了一点私事,仅仅是追一个女孩儿而已。这寒冷的天气,让一个陌生的好人陪自己,在这里等一件或许根本就无果的事,是不是有点儿太自私了?但既然已经在无意中撒了一个谎,又不好意思再纠正。

唉算了,就一错到底吧,继续等。

梅磊低下头,不好意思再说话了。又过了几分钟,那位司机拍了他一下:“喂,兄弟,你看他们在干什么?”

梅磊警觉地抬起头,向车外看去。

别墅区里走出几个人,两男一女,都各自穿着一身黑色外衣,很轻薄的那种冬装。走路的姿态都很矫健。那女的,梅磊一眼就认出来了,就是那个女孩儿。她换上一身黑衣,脚下也换了一双平跟的帆布鞋,也是黑色的。之前的长长披肩散发,已经高高盘起,显得清爽而精神。这几个人走近之前的那辆车,其中一个男的从后备箱里拿出一些工具来,还有一块儿长方形的东西。那人一转方向,在灯光的照耀下,梅磊看清了那是一个车牌照。

这几人动作十分娴熟,很快就摘下车子原有的牌照,又迅速地换上另一个。

此刻,梅磊更加确信了,这些人干的是见不得光的勾当。不过,他不愿相信,那女孩儿是其中的成员之一。

就在梅磊沉思之际,那几人已经上了车,并且车子已经在发动。未完待续。

...


支气管扩张
骨外科
东莞白癜风专业治疗医院
友情链接
乌鲁木齐旅游网